当前位置:

首页 >

 贸易动态>

 关税、CPTPP、WTO 拜登将如何改变美国贸易政策

关税、CPTPP、WTO 拜登将如何改变美国贸易政策

2020-11-12

来源:finance.sina.com.cn

作者:

多家美国媒体于7日计票并宣布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赢得大选的胜利,那么,受制于美国国内政治、民主党党内政治以及地缘政治的美国贸易政策,未来将发生何种变化?

自拜登参加美国2020年总统选举以来,为赢得民主党内进步派与温和派的最大支持,他在贸易政策方面的表态较为中性。目前,在美国官产学三界,对贸易政策中的关税,贸易协定以及世贸组织(WTO)改革三大问题未来走势最为关心。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勇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我觉得(如果当选),拜登会延续奥巴马政府当年的对外贸易路线。”

“一方面,我认为他会强调坚持多边框架下的自由贸易,遵守国际贸易的规则,同时要推动经贸体制特别是国际规则的改革,特别是要加强世界贸易组织(WTO)的纪律,比如说会采取约束产业政策产业补贴的动作。”王勇指出,“另一方面,在贸易摩擦上,应该会在加征关税方面,采取更加谨慎的措施。但同时,会注重帮助美国企业、产业打开主要贸易伙伴的市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9日例行发布会上表示,我们注意到拜登先生已经宣布成功当选。我们理解,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

汪文斌表示,我们历来主张中美双方应该加强沟通对话,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管控分歧,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拓展合作,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

受制于美国国内政治

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贸易政策专家莱斯特(Simon Lester)称,在贸易政策上实现进步派与温和派之间的力量平衡,“对民主党人来说,将是一个大问题”。

莱斯特认为,在竞选期间,竞选人可以掩饰自己真实的想法,用模糊的方式发表声明,“但是在某些时候,你必须做出有关人员和政策的决定”。

梳理拜登在2020年总统大选竞选时期有关贸易的发言可以发现,拜登将其重点放在了批评关税政策并未奏效上,并着重强调了多数民主党人都认同的广泛原则,譬如与盟国合作以及在国内进行投资以提高美国企业的竞争力,但拜登团队没有提供更多的贸易政策细节。

随着多家美媒计票并宣布拜登胜选,拜登团队当前正在研究经济团队名单。在美国民主党内,进步派希望能够有更多同工会关系亲密的人选进入这份名单,而温和派则希望能有更多支持自由贸易的人入选。

美国民主党内在贸易方面的这种分歧由来已久。譬如,在克林顿政府和奥巴马政府时期,为了锁定新的贸易协定,凑够足够票数,他们都选择和国会中的温和共和党合作。即便如此,针对奥巴马政府任内达成的跨太平洋(3.780, 0.00, 0.00%)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党内分歧也达到了空前的程度,以至于在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美国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公开表示,对“自己所了解到的内容不赞成”,且“不相信TPP能达到自己所设定的高标准”。

此前,在参议院时,拜登曾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等贸易协定都投了赞成票,这也让一些民主党内的进步派民主党人对他有所怀疑。

不过,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多位专家看来,如果当选,拜登采取的策略将是把施政重点放在国内问题上,即比起处理贸易问题来,拜登将率先应对疫情和对基础建设以及医疗体系进行投资等方面推出政策。

9月9日,拜登团队已经发布了有关对于“买美国货”的具体计划。王勇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道,民主党很大程度上受到了美国国内具有全球化倾向的产业的支持,比如华尔街的投资集团、硅谷高科技的企业、好莱坞的梦工厂等。

“此外,如果要平衡劳工的利益,也还需要在振兴美国制造业这一方面下功夫。”王勇表示,”具体而言,是在开放市场、适度的产业保护以及全球供应链的适度调整这几个目标间加以平衡。这可能会是他们的经贸政策重点。”

关税,CPTPP和WTO

如前所述,美国贸易观察人士希望如果拜登当选的话,在关税、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和WTO改革等方面的政策,可以令时局更加正常化。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洛夫里(Mary E. Lovely)在一份写给美国国际贸易商务部副部长的备忘录中,就提到了美国目前在贸易政策方面亟需做的十件事,其中就包括取消2017年以来实施的关税以令美国重新加入CPTPP等措施。

王勇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觉得他(拜登)会吸取过去四年的教训,特别打关税战实际上是对美国经济和企业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也给对全球经济造成很大的影响,美国的多数企业是持反对态度的。其经贸政策应该是三管齐下,从多边、地区、双边三个层次上发力,并坚持多边贸易的框架。”

“我认为,对拜登来说,未来的政策调整会面临着很多的困难。从理念上来说,他认同自由贸易,并要修复与改善与盟国的关系,但与此同时,这实际上就意味着要面临着经济和产业的竞争了。”王勇称,“为此,一个很好的应对办法是,美国在亚太地区可能会回到CPTPP(前身是美国退出的TPP)的框架下,发挥美国的领导地位。与此同时,对于美欧之间的经贸磋商,跨大西洋(3.070, 0.00, 0.00%)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的谈判也会重新提上议程。在WTO框架下,美国也会推动谈判。我想这会是其路径,但实际上,还是会面临着来自国内企业的保护主义倾向的压力,以劳工、工会和环保组织等带来的压力。”



责任编辑人:潘飞

赶快成为第一个点赞的人吧

收藏:

分享:

Copyright 1998-2015 chinaleather.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皮革协会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京ICP备11000851号-1 京网安备 110101001168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8号金贸大厦C2座708室 邮编:10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