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要闻>

 疫情下的口罩市场:车企鞋厂转产“救市”

疫情下的口罩市场:车企鞋厂转产“救市”

2020-02-24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

原标题:疫情下的口罩市场:药店被高价吓退难进货,车企鞋厂转产“救市”

摘要
【疫情下的口罩市场:药店被高价吓退难进货 车企鞋厂转产“救市”】“一罩难求”背后延伸出许多故事。有人复工多天使用一只口罩,有药店被飞涨的进价吓退,对零成本卖口罩被举报感到寒心,有微商趁机在朋友圈销售三无口罩被判刑,有医药器械厂推掉其他订单,加急生产口罩等防疫用品,还有车企鞋厂“跨界”应援。(南方都市报)

2020年开端,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口罩成为稀缺货。

“一罩难求”背后延伸出许多故事。有人复工多天使用一只口罩,有药店被飞涨的进价吓退,对零成本卖口罩被举报感到寒心,有微商趁机在朋友圈销售三无口罩被判刑,有医药器械厂推掉其他订单,加急生产口罩等防疫用品,还有车企鞋厂“跨界”应援……

从年前到现在,口罩短缺、涨价的消息从未停过。有药房连锁店负责人向南都记者透露,口罩若要回到年前2元一包的价格,恐怕要到下半年甚至年底。

1、近四成受访者称,一只口罩要用两三天

家住西昌的柏女士正在面临“口罩荒”的烦恼——家里只剩不到15个。她尝试各种购买渠道,但附近的药店始终缺货,网购被退单了两次,当地政府预约口罩通道才将开通。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口罩成为人们生活的必需品。在返工潮下,和柏女士一样,不少职工家庭正为口罩发愁。

近日,南都记者发起小范围的“个人口罩储备情况问卷调查”。回收的140份有效问卷显示,超过7成的受访者称,家里的口罩在30只及以下。其中,有27.86%的人家里仅剩1-5只,更有8.57%表示目前口罩储备量为零。

WechatIMG37.jpeg

此外,获得所在单位或社区发放一次性口罩的人占到38.57%,但有受访者对南都记者表示,“从疫情发生到现在,村里来发了一次口罩。但全家四口人只有一个。”

由于口罩短缺,37.14%的受访者称,一只口罩要使用两三天。自2月14日起,各地的企业开始陆续返工,这也让口罩的消耗量与日俱增。

问卷数据显示,超过58.57%的受访者在最近一周购买过口罩。但成功收到口罩的人仅占到整体的9.29%,10%的受访者表示已经下单但仍未收到口罩,还有39.29%的受访者想要购买但没有买到。

南都记者进一步分析发现,药店和淘宝、京东拼多多等网购平台是人们购买口罩的主要渠道,还有部分受访者试图通过朋友圈的微商和一些私人渠道购买口罩。有相当比例的消费者通过网购平台下单成功,但是尚未收到口罩。

此外,受访者购买或下单成功的口罩多为一次性口罩,包括普通一次性口罩和普通一次性医用口罩,只有很少部分人买到一次性医用外科和N95等防护级别较高的口罩。

WechatIMG39.jpeg

从受访者购买的口罩价格上看,口罩单价多集中在5元以内,占到71.95%。口罩单价为5-10元占比19.51%,10-20元占比18.29%,20元以上占比12.2%。南都记者推测,这与用户购买到的口罩多为一次性口罩有关。

一场疫情,让昔日廉价的口罩身价翻番,成为亿万人关注的焦点。

2、厂商被征用,口罩价格飞涨,药店进货难

从年前到现在,“一罩难求”的困顿似乎一直存在。

时间往前推回两个月,从事医药器械经营5年的王海大概不会想到,以前滞销的口罩现在会成为“硬通货”——不到一周9000个3M牌口罩就卖完了。这段时间不少朋友询问,“有没有口罩卖,加价都行”。由于存货已售空且难以补货,王海只能回绝。

“像KN95级别的口罩基本处于有价无市的情况。”王海告诉南都记者,目前正规厂商很少有口罩直接流入市场。有趣的是,他发现近期朋友圈里,不少从事微商、快递甚至金融行业的人卖口罩。他们货源从何而来?王海感到疑惑:“你问问医疗圈的朋友,肯定回答没有货。”

需要警惕的是,疫情期间口罩成为紧俏商品,有人机动起了歪心思。近日,市场监管部门查处了数起口罩制假售假的案件,有犯罪嫌疑人已被判刑。

2月12日,杭州萧山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虚假售卖口罩的案子。20岁的辽宁抚顺人邬某以“20元可买50个口罩”为由,诱使受害者支付定金500元,待收到钱后迅速将其拉黑,借此牟利5000余元。因涉嫌诈骗罪,邬某最终被判有期徒刑八个月,处罚金4000元。

假冒口罩屡禁不止,也让品牌方备受其害。

2月16日,针对多地涌现假飘安口罩一事,河南飘安集团有限公司的一名销售主管回应南都记者,公司产品目前被国家统一调拨专供给医院,没有再向市场上投放产品,市面上仅有疫情之前一些药店等尚未出售的存货。

口罩厂被政府征用,产品不直接流向市场使得下游进货难,是药店缺货的主要原因。但即使能找到口罩的供应渠道,进价飞涨也让不少药店打起“退堂鼓”。

来自山东的张新家里开药店20多年了。1月23日,他经历了口罩被疯狂抢购的一天,旗下十几家连锁药店的口罩库存在两小时内清空,一天内连仓库的存货也告罄。

第二天,张新紧急联系上游进货,结果发现口罩的价格已高得有些“不正常”。他进的第一批N90和N95口罩的价格14.65元,两天后再进同一批货时,价格已到20元了。

由于国内口罩进价居高不下,张新一度转向海外流通渠道。但由于口罩资质、报关单等手续问题,他只能在进货后又做了退货处理。

“当时(日韩口罩)进货是7元,现在也涨到17、18元了。”他说。

据张新介绍,一开始很多人对疫情保持乐观态度,在抢购时只买一两包口罩,最多40只。基于此,张新按一个人能撑30天的量给各个门店准备口罩。

但目前来看,这场战“疫”还将持续一段时间。“也许在4月5月,也许更久。”张新估计,口罩若要回到年前2元一包10个或20个的价格,恐怕要到下半年甚至年底。

3、原料厂停工,各地封路,有货也进不来

除进价高外,南都记者采访了解到,疫情期间上游原料厂停工、各地封路也增加了药店进货的难度。

国内口罩的重要生产地——湖北仙桃有着上百家成规模的无纺布加工企业,出口量占全国近三分之一,而无纺布是口罩等用品的原材料之一。1月27日,据红星新闻报道,当地多家工厂早已放假。虽有工厂给工人开出日薪870元的高工资,但由于封城、疫情严重等原因,厂家也难以复工生产。

除了湖北仙桃外,河南长垣也是国内口罩的主产地。不过因为封路,“货下不了高速”。张新告诉南都记者,他们通过小物流运输进过一批货,物流的集散地在一个村子里,口罩被村民发现后遭遇哄抢,因此损失了几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担心卖口罩被处罚,一定程度上也影响部分药店进货的意愿。不久前,湖北洪湖一家药店将进价6毛的一次性劳保口罩按1元卖,因违反省内购销差价率不得超过15%的规定,被罚没5万余元。此事在网上引起巨大争议,后来湖北洪湖市表示将重新调查此案。

在王海看来,药店老板如此售价并无不妥,其他地方很多人甚至买不到口罩。“能还他一个公道最好,不然心寒了。没人这么卖口罩,老百姓咋出门?”

张新也有类似遭遇,这让他有了“理论上来说不打算再进货”的念头。

不久前,他将进价14.65元的N95口罩以18元出售,结果被人举报。后来他把20元进货的口罩零利润出售照样难逃争议。不得已,张新公开了进货单但又被人质疑造假。更有甚者称,药店零利润出售是为了逃税。

从市场监管局公布的价格违法案例里,张新注意到处罚对象集中在药店这一销售终端,而非药店上游的渠道商或者厂家。“但是口罩的价格是整个链条(生产、流通、销售渠道)一层层加价推高的。”张新说。

“如果一卖就会出事,一出事就会罚款,药店不会冒着风险去经营,毕竟口罩的利润空间很小。”张新告诉南都记者,药店过年期间流水少,还要承担房租、人员工资等成本,“一下子十万二十万就出去了。”

对于药店而言,似乎正面临进退两难的尴尬:当被顾客问及有没有口罩,如果回答有,顾客可能会认为价格太高;如果说没有,有可能被误解在囤货居奇。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告诉南都记者,如果不是强买强卖,口罩价格适当上涨可以接受。涨价到一定程度,经营者会投资扩大再生产,增加供给。此外,价格上涨也能抑制部分消费者疯狂囤积口罩的现象。

在他看来,监管部门更应该花大精力关注假冒伪劣口罩的问题,过度监管正规商品价格,反而会导致以次充好的商品涌现。

4、“所有人都在努力,尽可能满足需求”

疫情之下,口罩的缺口有多大?目前尚未有准确数字。不管怎样,为应对剧增的口罩需求,扩大产能是当务之急。

发改委的相关负责人指出,截至2月17日,全国口罩产能利用率110%,同时发改委还在紧急启动医用口罩的扩能工作,组织有关企业立即复工复产,达到满负荷生产。

1月21日至今,四川恒明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廖佳明领着40个工人连轴转了一个月,“整个工厂基本24小时没停过。”身为公司负责人,他每天需要处理口罩厂的生产协调、扩大产能、原材料购进以及员工安排等诸多事宜。

2月15日,工厂又引入两条生产线,口罩的日产量可达到10万个,产能翻了一倍。其实廖佳明并不只经营口罩业务,相反口罩仅占公司销售额的3%,但这次他推掉了很多订单,专做口罩、隔离服、手套等防疫用品生产。

“所有人都在努力,尽可能满足市场需求。”廖佳明告诉南都记者,“每天在工厂的高强度工作状态将持续到疫情结束。”

企业全力战“疫”的同时,地方政府也在为廖佳明们“保驾护航”。

南都记者注意到,四川成都市政府于2月19日发布12条疫情防控物资生产供应保障措施,其中包括定额补助员工加班工资、给予企业房租补贴、帮助企业消纳疫后产能等。

为力争成都市口罩日产能突破100万只,成都政府呼吁企业扩大产出。对纳入全市统筹的企业,以生产线设计产能为基数,医用口罩生产企业每日新增产量按每只0.25元给予奖励,民用口罩生产企业每日新增产量按每只0.15元给予奖励。

为了填补口罩的短缺,不少企业也开始“跨界”生产口罩。

据南都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上汽通用五菱、比亚迪、中石化、富士康、洁柔、爹地宝贝、雅戈尔太平鸟、清美集团等企业加入口罩“生产大军”。

WechatIMG310.jpeg

据不完全统计,上述“跨界”企业预计日产百万口罩

南都记者从上汽通用五菱了解到,从提出自产口罩的想法到第一批产品交付,该公司仅用3天就完成无尘车间改造、设备安装调试等一系列工作,并取得口罩的研发、生产、销售资质,目前按照医用口罩的专业标准进行生产。

据上汽通用五菱方面介绍,目前已可日产50万只口罩,预计本月内将达到日均200万只的产能。

在全国鞋业重地莆田,该市市长李建辉曾提到,莆田常住人口近300万人。即将到来的复工、开学高峰,一天的口罩用量在150万个以上。光靠社会捐赠和对外调配的口罩实在杯水车薪,只能生产“自救”。

于是在全市没有一家口罩厂的情况下,当地工信局联合生产纸尿裤、制鞋的企业组建口罩生产小组。其中,莆田市鞋业协会精选了10家鞋企承担口罩生产工作,每家承担日产20万口罩的任务。

口罩产量持续上升,经各地政府的统一调配流入市场的口罩也在增加。目前全国多地已开启预约口罩通道,定期向市民和药店发放。

2月17日,柏女士年前网购的一笔口罩订单有了音讯。一名淘宝商家向她发来短信称,疫情防控期间,该公司的口罩为应急物资,由政府统一收储、调配。现向统筹组申请部分产品供应,由于很多材料厂还没复工,她购买的50只一次性口罩只能按非独立装发送,再加送10只国标KN90防护口罩。

“估计快给我发货了。”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

赶快成为第一个点赞的人吧

收藏:

分享:

Copyright 1998-2015 chinaleather.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皮革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京ICP备11000851号-1 京网安备 110101001168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8号金贸大厦C2座708室 邮编:10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