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资讯>

 疫情后崛起的巴西鞋履市场

疫情后崛起的巴西鞋履市场

2020-11-26

来源:baijiahao.baidu.com

作者:

█ 受近期市场情况改善的舞,巴西的奢侈品牌鞋履业有望在2021年反弹。

十年来,意一直主导着奢侈品牌鞋的制造生产。但是近来,巴西愈发显露出在这一市场站稳脚跟的迹象。

2015,碧昂斯最喜欢的鞋履品牌——巴西最著名的奢侈鞋品牌 Alexandre Birman在锡诺斯河 (Vale dos Sinos) 开设了一家厂,以满足市场对其端线跟鞋的需求。该产品线前年的收几乎翻倍,达到900万亚尔 (170万美元) 。一后,总部位于纽约的 NVH Studios 名下的三个品牌开始在巴西制造,其中包括在法国独家销售的 Twins for Peace 奢侈品牌运动鞋。近期,包 Marc Jacobs 在内的几家外国公司已经开始咨询在巴西生产鞋子的情况。

Alexandre Birman

这些公司受到舞的原因在于巴西成功地通过改革其财政和劳动实践,并实有利的货币兑换政策, 创造加友好的商业环境,从而使其制造与出口鞋品的成本大降低。

“我们开始看到国际上对巴西制造产生的兴趣。” 巴奢侈品牌 Alexandre Birman 的全球负责人 Milena Penteado 说: “我看到商业环境正在改善,潜巨大。”

2019,巴西政府批准养改革的政策,其中包括将退休龄提九年,并实施了针对包括邮政服务和电公司私有化的具体步骤,预计将于 2021 开始运作。巴西还向私企批准了数个机场和电分配特许权,并将巴西国家石油公司 (Petrobras) 等巨型公司中的部门独立,带来海外投资的增加。巴西薄弱的基础设施令其物流成为一个噩梦。其对上市公司的预为, 如为地将油价保持在市场价以下,已经使该国付出巨代价。

Alexandre Birman 2021 春夏系列

同时,在过去的16个,巴雷亚尔对美元的汇率幅下跌,使得其制造和出商品的价格降低。前亚尔兑美元的交易价格约为 5.75 美元,在去七的汇率还不到 4 雷亚尔。

“现在的汇率使我们的产品具有竞争。” 巴鞋业业协会的 (Abicalcados) 主席 Haroldo Ferreira 补充说: “由于货币走势变弱,出口可能会增加一点,但远止于此。”

可以肯定的是,与其他国家一样,新冠病毒也对巴西经济造成损失。今年到目前为止,外资已经从该国撤出超过 180 亿美元的资。到月份为止,鞋类出下降了 35%。

上市公司 Arezzo&Co. 的公司 Alexandre Birman 在第二季度发布的收入为470万雷亚尔 (约合 876,000美元),去年同期下降了 51%。与 2019 年第四季度的收入增长 19% 形成鲜明对比,该部门 2019 年的收入为 5700 万雷亚尔 (1060万美元) 。在过去的 10 个月中,NVH Studios 在巴西市场的收入下降了 70% ,因为这个私人公司关闭了它的工厂和门店 4 个月。

制造商也面临期的问题。根据世界银 2019 年的年度排名,在190个经济体中,巴西的经商环境排名第124位。该排名权衡监管环境以及创业和经营业务的便利程度。普华永道 2020 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在纳税利面,该国在 189 个国家中排名第 184。

在巴,企业平均每年需花费大约 1500 小时来守法纳税,这是所有被采集数据的国家中用时最多的。这时包含了劳动时间,应缴税款的数量以及系统的复杂性。玻利维亚以平均 1025 小时排名第二,委内瑞拉以平均 920 小时排名第三。

Ferreira 认为,雷亚尔的波动也会带来问题。他表示: “当一家公司下订单时,通常不是在今天,而是在 6 个月后。”

如在今年 1 2 日,巴雷亚尔处于最低价时,笔万美元的订单,相当于 当地的 402,360 雷亚尔。仅仅五个后,当该货币创下年内新高时,该订单已跃升近 589,000 雷亚尔 (110,000 美元)。

“公司需要安全的利润空间。这是个问题,也是我们失去国际竞争的原因。” Ferreira 说。

该协会法控制货币汇率,但它可以努为公司创造好的条件。他说: “我们正在各协会之间开展内部作以增加出口。”

巴西作为一个鞋业大国的崛起,是这个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传奇故事的最新篇章。自 1900 年以来,巴西就开始生产鞋子,这多亏南里奥格兰德州定居的德国和意大利移民,这个国家与阿根廷和乌拉圭接壤,以其美丽的风景而闻名。根据新汉堡市菲维尔大学的研究员兼教授 Claudia Schemes 的说法,在七内,该地区有 699 家厂在运营。

在 1970 年代和 80 年代意奢侈鞋的主导地位减弱期间,巴在挣扎着保持其业竞争的同时曾度短暂地向欧洲出口鞋履。上世纪 90 年代,巴西开始生产和出口廉价鞋履,但输给了中国的新兴产业。尽管如此,巴西制鞋业的文化和基础设施还是得到了很好的发展。

“可以说每个都为鞋而生,” Alexandre Birman 的联合创始人 Penteado 说道。

Alexandre Birman 在他父亲的制鞋企业——众所周知的 Arezzo 品牌——的工厂里长大。他和 Penteado 在 2008 年以创立了国际品牌 Alexandre Birman ,而不是用一个巴西名字。Bergdorf Goodman 是它的第一个客户,也是它最好的客户之一。

在头六年,公司的生产依赖于意大利的工厂。但在 2015 年,该公司投资 300 万雷亚尔 (当时约 90 万美元) ,按照意大利的设施建造了一家工厂。它还派遣当地的巴西工匠到意大利,向当地的工匠师傅学习。

投资很快就得到了回报。随着成本的降低,利润率大幅上升。而在意大利,生产时间大约是六个月,现在 Alexandre Birman 只需要两个月就能生产出一双鞋子。秘密是什么?公司控制着从开始到结束的供应链全过程,而且可以依靠当地的人才和原材料。作为 Arezzo 的一部分,该公司还从中受益。该公司通过不同品牌销售各种鞋类,并提供后台支持,这使得 Penteado 和其它公司可以自由地专注于该业务的创意方面。这种便利帮助 Alexandre Birman 渡过了 “巴西成本” (custo Brasil) 的难关——这描述了在巴西做生意的困难。

Alexandre Birman
Alexandre Birman 商店

NVH Studios 是 Kisha Hunter 和 Nana Baffour 的创意项目,他们于2016投资了在巴西制造的三个品牌。巴西超模 Gisele Bundchen 最爱的 Zeferino 和 Vinicius Dapper 生产男女高端鞋履。Hunter 和 Baffour 在封电子邮件中说道,“我们相信高质量工艺的力量,这是巴西传统制鞋业的标志”。他们补充说到,“这些鞋以差异化的风格和质来瞄准消费者”,并且 “按照前的汇率......在新冠疫情之后,品牌将定位于出市场。”

Birman 及 NVH 都深受近期形势的鼓舞。巴西的鞋类销售一直在增长,目前 Alexandre Birman 的销量恢复到一年前的 80% 。NVH 董事总经理 Nino Pereira 说道, “我们已经开始注意到市场正在逐步复苏。”

两家公司都计划在2021年扩大海外业务。

Alexandre Birman 已经在迈阿密和纽约各开了一家分店,该公司将考虑在那里建立业务,但 Penteado 表示,该公司还计划 “先征服欧洲,然后再进军亚洲”。她补充道: “我们雄心勃勃。”

Pereira 表示,NVH 还将考虑增加在美国和欧洲的销售,不过 “最初是通过批发市场” ,然后再决定 “开设门店是否有意义”。他表示,该公司的 “宏伟目标将是实现国际化”。

其它外国公司是否决定在巴西建厂,并试图适应巴西经济环境改善但仍高度复杂的局面,还有待观察。鞋类协会负责人 Ferreira 表示,他已经接到包括 Marc Jacobs 在内的一些公司打来的电话,表示有兴趣进军巴西。Marc Jacobs 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我们正在努力降低‘巴西成本’ ,” Ferreira 说道。“这个市场很有机会。”

赶快成为第一个点赞的人吧

收藏:

分享:

Copyright 1998-2015 chinaleather.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皮革协会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京ICP备11000851号-1 京网安备 110101001168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8号金贸大厦C2座708室 邮编:100044